2015年洗浴中心美女赤身裸体死在了密码箱中凶手:她不顺从我

发布时间: 2022-08-31 02:53:58 来源:188在线体育直播 作者:188在线体育竞猜
 2022-08-31     |      投稿人:

  此时明渠的周边正在进行施工改造,因为行走不便,所以很少有居民会散步到此处。

  偶尔有三两个人到此,那也是在夏季涨水时,一些热爱垂钓的本地居民会到此处来钓鱼、摸虾,这也是生活在城市里的居民少有的休闲娱乐方式。

  2015年4月28日,退休在家的胡师傅闲得无聊,于是便背起钓鱼的工具,来到了明渠的桥洞下方。

  正当其将钓鱼的装备打开后,迎面吹来了一股微风。但这股微风不仅没有让他感觉到清新舒适,反而还伴随着一股浓烈的恶臭。

  他寻着风吹过来的方向看去,在距离他不远的桥洞下方竟然发现了一个红色的旅行箱,看箱子的模样,像是被人丢弃的一般。

  出于好奇,他便朝着旅行箱的方向走去,结果在来到旅行箱旁边时,那股恶臭味变得更加浓烈了。

  见状,胡师傅便顺着旅行箱缝隙处往里看去,结果却发现旅行箱的内部竟然有大量干涸的血迹,甚至连旅行箱的外部也渗透了些许出来。

  看到这斑斑血迹,胡师傅的心中不禁紧张了起来,再结合这股浓烈的恶臭味,顿时他脑海里浮现出了尸体的模样。

  青山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民警在接到胡师傅的报案后,立马调遣民警以及法医赶到现场进行了勘查。

  法医在到达现场后,立马被旅行箱中所散发的臭味所吸引,出于职业的敏感性,他已经可以断定旅行箱中的肯定是人的尸体!

  于是,他对着身旁的民警说道:“赶紧将围观群众给遣散,然后对现场进行封锁,不要破坏了现场所遗留下来的证据,这肯定是一起凶杀案。”

  闻言,民警立马对现场拉起了警戒线,随后便协助法医一起,将那旅行箱从明渠里给打捞了起来。

  随后,法医小心翼翼地将旅行箱给打开了,映入眼前的是一具由浅色床单包裹着的尸体。

  法医将包裹着的床单缓缓揭开,只见一具浑身赤裸高度腐烂的尸体蜷缩在旅行箱内,而更让人心惊的是,尸体除了上肢躯干以外,头部和下肢全都不翼而飞了。

  由于尸体已经高度腐烂了,现场已无法从尸体上获得一些重要信息了,随即,民警便将尸体连同旅行箱一起带了回去,交由法医进一步检验。

  最终,通过法医对尸体进行解剖以及相关的基因数据比对,确定死者是一名女性,年龄大约在20——30岁左右,根据尸体腐烂的程度,其死亡时间应该在春节前后。

  眼下,除了死者的上半身的躯干以及一床被单和旅行箱,现场就再无发现任何有效的线索。

  当即,警方加派警力,对发现尸体的周边水域进行了地毯式搜索。但是在经过一番搜索后,警方却并没有再发现任何关于尸体的线索。

  既然从案发现场搜索不到关于尸体的线索,当即警方立马调转了查询的方向,着手对装尸体的旅行箱和包裹尸体的床单进行了调查。

  从案发现场对旅行箱进行取证时所拍摄的照片来看,这应该是一个女士所用的旅行箱。

  而且警方在赶到现场时,发现旅行箱的拉链当时已被人拉开了一部分,而且从拉开的痕迹来看,是被人用蛮力强行给拉开的。

  由此可见,凶手在进行抛尸后,很可能再一次回来过,并且将旅行箱打开过!至于他打开的目的,过于是为了寻找什么,或许是为了检查一下尸体的情况。总之,当时的他应该是非常的慌张的。

  如今既然找不到关于尸体的线索,那么也只好从旅行箱以及床单的来源进行调查。

  当即,负责此案的民警便拿着旅行箱以及床单的照片在各大超市以及市场内进行了一场撒网式的排查。

  几天后,民警在一家商场内发现了与包裹死者尸体一模一样的床单,随即警方立马询问了店老板,这床单的来源以及销售的记录。

  但遗憾的是,店老板在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后,当即说道:“这款床单2年前就在销售了,具体卖给了多少卖给了谁,我们并未做记录。”

  随后,办案民警继续在各大商场以及超市又寻找了几天,结果却始终都未找到与案件相关的女性信息。

  面对这样的情况,办案民警一时也摸不着头脑,这个凶手到底是谁?案件的第一现场又到底在什么地方呢?他又为何要选择这个地方进行抛尸呢?

  为了尽快侦破此案,青山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立马成立了专案组,对该案件进行了深入的调查。

  因为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春节前后,随即专案组立马对元旦到4月28日案发现场周边的公共区域的监控进行了查看,希望能从监控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结果却一无所获。

  随后,专案组又加派警力,对案发现场周围十公里的区域进行了调查走访,结果十几天调查下来,依旧是一无所获。

  与此同时,这起明渠杀人分尸案经过媒体的传播后,被越来越多的群众所了解,大家对这起无死者身份、无作案现场、无死亡时间的三无案件时刻保持着关注。

  眼见从死者本身,以及现场所遗留的物品身上找不到线索,于是专案组决定,将调查方向放在死者的亲属身上,或许从死者的亲属身上能够获得我们想要的信息。

  2015年5月21日,专案组提取了死者的DNA,随后在全国基因数据库中进行了比对。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经过大量数据比对之后,死者的DNA最终与湖北孝感的一名中年妇女成功匹配上了。

  当专案组与这位中年妇女说明了此番过来的缘由后,那中年妇女顿时痛哭了起来,并朝民警嚷嚷道:“警察同志,快救命啊!我女儿失踪了,已经杳无音信半年多了!”

  她说,女儿方晓艳自从初中毕业后,就辗转于各个城市打工,如今也有10多个年头了,前两年才从外省回到了武汉工作。

  方晓艳平时忙于工作,很少有时间回家看望父母,但尽管如此每年过年时她都会准时回来。

  就在去年腊月时,她还打电话询问过女儿是否回家过年?电话里,方晓艳表示了肯定,说年底时她便会回家。

  然而,就在离过年还有半个月的时候,方晓艳却突然用手机给母亲发了一个信息,说今年工作忙,不回来过年了。

  收到信息的方阿姨顿时感觉有些奇怪,于是便打电话过去询问女儿,但对方却始终无人接听。

  见状,方阿姨以为女儿在忙,或者是太累了还在休息,于是便想着准备明天再向女儿问个明白。

  可是到了第二天,方阿姨从早上就一直打女儿的电话到中午,然而对方却始终无人接听。

  当即,方阿姨心中生出了一丝不详的预感,于是她便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大女儿。母女俩一合计之后,决定前往方晓艳所居住的地方去看看。

  可当她们来到方晓艳所住的地方时,却见方晓艳的私人物品全部还在屋内,就连身份证、银行卡这类重要的东西也都落在房间里没有带走。

  而更让她们感到害怕的是,当她们年后打电话询问与方晓艳同住在一屋,名叫徐晶的女孩子时,对方却对她们说:“她好久都没看到方晓艳了,她的电话也一直打不通,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听到这话,方阿姨心中顿时咯噔了一声,这方晓艳一没带钱,二电话又打不通,她到底去了哪里呢?

  于是,母女二人经过一番辗转,找到了方晓艳工作的那家洗浴中心,想从那里了解一些关于女儿的心中。

  然而,洗浴中心的负责人在了解到母女二人的来意后,便和她们说道:“方晓艳早就没来上班了,前段时间她说自己的父亲得了重病,需要回家照顾父亲,所以便辞职离开了。”说完,负责人还将二人的聊天记录拿给了方阿姨看。

  负责人摇了摇头,表示方晓艳在结完工资后便直接离开了,此后他们便再也没有联系过。

  闻言,方阿姨顿时感觉不妙,于是她立马就带着大女儿到武汉江岸区分局二七街派出所进行报案。

  警方在接到报案后,立马对方晓艳所住周边的监控进行了查看,但却并未发现方晓艳的任何踪迹。

  在询问了方晓艳所认识的亲朋好友后,大家也都纷纷表示没见过对方,最近也并未与对方有过联系。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寻找之后,警方始终未找到方晓艳的线索,于是案件便被搁置了下来。

  听完方阿姨的讲述之后,专案组已经基本可以肯定旅行箱中的尸体就是方晓艳了!

  随即,专案组便对方阿姨说道:“阿姨,此番我们前来,是想请你给我们辨认一下,但是在辨认之前,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结果照片刚一拿出来,方晓艳的大姐顿时便惊呼道:“这个旅行箱和床单都是我妹妹的!那旅行箱还是我给她买的!错不了!”

  说完,方晓艳的大姐指了指照片上的旅行箱,随后又问道:“我妹妹的东西怎么在这里,她出了什么事吗?”

  闻言,专案组将照片收起来装回了口袋,随后便对母女俩说道:“方晓艳被人杀害并且碎尸了!”

  母女俩听到这话时,犹如五雷轰顶一般,当即便瘫倒在地,嘴里不停地哭喊了起来。

  专案组立马对母女二人进行了宽慰,待二人心情平复后,这才将她们一起带回了警局,对案件进行进一步的深入调查。

  据方晓艳大姐讲述,年前时,她曾与妹妹多次沟通过年是否回家,期间都得到了妹妹的肯定答复。

  直到农历腊月二十五时,妹妹方晓艳突然发来短信,说今年不回来了,随后她和母亲打电话过去,对方却始终没接。

  在这之后,她曾收到妹妹发来的一条短信,说是自己的手机话筒坏了,打不了电话。

  而在这之后,妹妹方晓艳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就连发过去的信息也没有再回复。

  在了解了这些情况后,专案组随即对方晓艳所住的屋子进行了勘查,结果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随后,他们立马询问了方晓艳的母亲,问她方晓艳在外面是否谈了男朋友。结果却被其当场给否定了。

  眼下,若这男士鞋子并不是方晓艳男朋友的,那么这个男人肯定与住在旁边一间屋子的徐晶有关系!也就是说,在方晓艳失踪前这间两居室的屋子里住着三个人,两女一男。

  当即,专案组立马围绕着徐晶展开了调查,经过一番调查后发现,死者方晓艳与徐晶是在同一家洗浴中心工作的同事,平时私下关系比较好,经常以姐妹相称。

  而据二人工作的洗浴中心负责人介绍,这徐晶有一个大她将近30岁的男朋友,也是店里的老顾客,二人在相识后便住在了一起。

  但负责人却表示,徐晶早在去年底就提前回家了,期间就一直没有来店里上班,直到今年3月份时,她便直接提出了离职,随后便和她的男朋友一起搬离了所住的房屋。

  听到此处,专案组心中顿时充满了疑惑,首先这徐晶自从去年回家后为何会在3月份突然辞职?其次,在其辞职后,她又为何会和男朋友共同搬离这间屋子呢?难道方晓艳的死与他们有关系吗?

  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专案组立马又找到了租房的房东,问她们所租的房屋是否已经到期了?

  而后,在询问中,房东又向专案组透露一个消息,原来这间屋子先前就住了两个女孩子,直到后来有一次,那个叫徐晶的女孩子又找他要了一把钥匙,说是有人要住进来。

  如此来看,这套房子中除了徐晶和方晓艳能够进入,还有第三者徐晶的男朋友常文盛可以进入。

  而且,根据洗浴店负责人所述,徐晶在方晓艳请假时,她就已经离开了,所以她不具备作案的时间。

  如果杀害方晓艳的凶手是常文盛,那么他是在哪里将方晓艳给杀害的呢?思来想去之后,专案组觉得她们所租住的房子最有可能是命案的第一现场。

  于是,专案组再次来到几人所租住的房子那里,并对方晓艳以及徐晶和男友常文盛的房间以及床上进行了仔细检查,结果却并未发现丝毫线索。

  看到这样的结果,专案组的民警心中不禁疑惑了起来,难道这常文盛并不是凶手?这间屋子也并不是案发第一现场?

  但这样的想法很快就被他们所否定了,因为从现有的证据来看,凶手杀害方晓艳,绝非为财,而且从方晓艳所遗留的物品来看,方晓艳被杀害时应该是非常突然的!

  就在这时,屋内的下水管突然发出了响动声,而正是这一阵声响,让专案组顿时兴奋了起来。

  如果这间屋子是案发第一现场的话,那么凶手在杀害方晓艳后,要想进行分尸,唯有卫生间是最合适的地方,因为这样的话才能更好的清理现场。

  当即,专案组立马对屋内的卫生进行了仔细的检查,很快,技术人员便在卫生间的空调取暖器上面,发现了一处不太起眼的血迹。

  技术人员将这处血迹小心翼翼的提取了起来,然后进行了DNA比对,结果显示,这处血迹正是死者方晓艳的。

  由此可见,这间屋子内,正是凶案的第一现场!而杀害方晓艳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徐晶的男友常文盛!

  为了进一步确定常文盛是否是凶手,专案组立马将常文盛的画像及旅行箱进行了打印,然后对案发周边以及明渠周边的群众进行了走访。

  据一位当地喜好钓鱼的大爷介绍,他们曾在春节后钓鱼时,曾在明渠的桥洞下发现过一名男子站在那里四处张望,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一样。

  但让人遗憾的是,由于当时大爷忙着钓鱼,再加上一位对方也是钓友,所以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所以也没看清楚对方的模样。

  据他介绍,他在今年2月15日晚上7点钟左右,曾在案发小区附近载过一名男子,而那名男子手上拉着的正是一个红色的旅行箱。

  闻言,警方立马询问了出租车司机那名乘车男子的模样。待出租车司机描述完之后,警方更加肯定杀害方晓艳的凶手就是常文盛。

  2015年5月20日,警方在武昌区的一间出租屋内将犯罪嫌疑人常文盛和其女友徐晶抓获了。

  常文盛到案后,专案组立马对其进行了审讯。自知无法逃脱的常文盛对自己所犯的罪行供认不讳。

  据常文盛交代,2月13日晚,由于女友徐晶提前回家过年了,倍感孤独的他怎么也睡不着。

  大约凌晨的时候,方晓艳从外面回到出租屋,看着身材姣好的方晓艳,常文盛内心的再次被点燃。

  等到半夜时,常文盛偷偷拿出钥匙打开了方晓艳的房门,并强行与她发生了关系。

  等到天亮后,发现自己被侵犯后的方晓艳顿时与常文盛争吵了起来,并扬言要告其。

  听到方晓艳这样说,常文盛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当即抓起手中的被子将方晓艳的头部死死的盖住,最后导致她窒息死亡了。

  见方晓艳时候,常文盛心中顿时也害怕了起来,为了逃脱法律的处罚,他决定铤而走险。

  2月15日晚上7点钟左右,他将方晓艳的上半身部分装入了旅行箱中,随后下楼打车至明渠附近,随后便将尸体和旅行箱一起扔入了明渠里。

  在做完这一切后,常文盛当即也不敢一个人再住在这间屋子里,于是他便在武昌区附近又重新租住了一间房子。

  2015年春节后,过完年的徐晶从老家返回了武汉,当她回到出租屋时,却没见到男友和方晓艳的踪迹。

  随即,她又打电话给男友,询问他的下落。在得知他重新租住了地方后,她立马赶往了那里。

  但常文盛在听完后,立马不耐烦的说道:“你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管人家去哪里做什么?”

  见男友如此生气,徐晶当即也不敢再问了。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方晓艳早已被男友给残忍杀害并分尸了。

相关推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客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bsan@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